http://www.51zik.com

你的孩子以后是否会成为“丧一代”?

文 | 罗玲 图 | 网络 编 | 叮当

我和孩子的一次谈话

▲▲▲

前些天,把那个跟拍三个不同环境下长大的年轻人纪录片《出路》的片段,给孩子看了。纪录片里的三个采访对象分别是:山里的女孩、在城市里努力复读准备高考的农民工孩子、在北京读了很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但最后选择辍学的艺术生。看后我和她聊了很多。

聊的主要内容有这些:我们家虽然不是多富有,但是我们住在大城市里,小区和学校都不错。你的爸妈受过高等教育,能有钱给你买书,如果需要的话目前还能辅导你学习。和农村的孩子比,我们已经是有比较优越的条件了。你是很幸运的。其实,姥爷和姥姥,小时候都住在山区呢。我们之前扫墓时去过那里。姥爷小时候还是放牛娃呢。我的奶奶比较重视教育,坚持让他读书。姥爷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留校当大学老师,姥姥的工作也调到了市里。这样,他们完成了从山里走进大城市的跨越。后来,我和你爸都在国外读书、生活,所以我们英语都很好,也有比较开阔的视野。你现在这样相对优越的条件,也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。

所以,这样放在大的时空里去看,我们和山里的孩子、农民工的孩子,没有本质的不同。因为各种因素,有的人先享受到好一些的生活,但这不意味着其他人笨、哪里低下、更没价值。造成差异的这些因素本来就是很随机的,可以说,整个事情有很多运气和不公平存在。

另外,可以去想象,所有人都是在一条船上、在一个岛屿上、在玩一个游戏、是一个组的成员。那么,在玩游戏时,你们几个人一个组,其中有的人可能擅长玩这个,他先做好了,他接着会做什么?对呀,他会继续多做点别的,或者帮其他成员,大家最终一起把这个任务完成好。

对于相对优越的人来说,他要做的,大概不只是单纯地享受他的优越,而是要好好利用他的条件,做出更多更好的事情,把世界变得更好,同时帮助其他人也过上好的生活。

这个时代的焦虑病

▲▲▲

我发现很多家长在养育思路上有这样几个典型的误区:

1.用过去的求学求职路径,来推断未来——事实上,这方面将会有很大变化,我们不能刻舟求剑。

2.为保险、安全、稳定而设计路径,比如不鼓励孩子做自己喜欢擅长的事——实际上,以后,越是追求稳定保险,越是不安全的,因为时代不同了。

3.从众——每个孩子都不一样+独特性才是稀缺,所以不要看别人,观察自己孩子更重要。

4.觉得竞争激烈,所以想让孩子处处做到最好——这样的劲头,结果常是丢西瓜捡芝麻,过于追逐那些摸得着看得见的表面表现,损害了更多根本层面,比如身心健康。

经常看到有文章在谈论阶层:上升通道变窄、阶层下滑、阶层日益固化……我想,首先家长不必和孩子用这样的话语来谈论,因为这是中年人特有的忧虑思路,不应该属于年轻人和孩子。其次,我们自己这些想法也不见得对,未来社会的阶层概念究竟是怎样的,我们不太清楚。再说,努力爬阶层,爬到顶层好像就可以庆幸地高枕无忧了,细想,人生也不该就是如此吧?

我们这个时代里,流行的想法总是那么“不大气”、“没有大格局”。一切都是算计,关于投入产出比的算计,关于最佳路径的算计。处处都体现了“精英主义”,就是,只有追求成功这一个维度,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谁最精明地获益最多谁就是最厉害的。这,真的就是我们希望孩子们也有的想法吗?

现在家长们都很焦虑,整个社会都焦虑。这种焦虑当然主要来自教育资源不均衡等客观现状,但同时,我觉得另一个因素或许也有关系:我们大人们把关注的焦点都放在考学、阶层这上,我们自己的想法里,缺乏一些更高远目标的指引。

当一个人总是在想,我能不能得到好的成绩、别人的认可、名校的录取、获奖的机会、大公司的录用……,他就特别容易焦虑,因为这样高强度地关注“我”的得失,就是一种很被动很无助的状态——事情的成败大部分取决于外界,并且因为没有更持久的目标,所以一点不如意看起来就像失败。如果你想的是,我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个事情做好,关注点是所做的事情,而不是我的得失,那状态就会不一样。

当然,家长了解升学政策、想办法让孩子上好学校,这是必须。我只是想提醒,这不应该是我们心里的全部内容。

现在竞争的激烈、媒体传播导致的观念雷同,各种因素都使我们太容易丧失独立思考,聚众焦虑,无暇去想最根本的事情!

缺乏目标感的一代年轻人

▲▲▲

儿童、少年、青少年阶段,是一个人世界观人生观逐渐形成的时期。他们这时天然地会有理想和梦想,有不被世俗现状所限制的远大抱负。家长应该顺应这些特点,启发孩子去寻找自己未来的目标,而不是用自己的焦虑、所谓现实的思路,浇灭他们梦想的火苗。

如果这个时期不去支持他们寻找目标,那么以后在青春期、大学,他们可能会遭遇更强烈的迷茫状态。他们或者就完全错失为了梦想而奋斗的阶段,过早步入为谋生而奔波的中年人行列。然后,在真正的中年到来时的某天深夜里,猛然惊醒,感到深深的空虚失落,好像错过了自己的前半生,不知道在过去的时间里,究竟为什么而过的每一天。

研究道德教育和青少年发展的斯坦福大学教授威廉·戴蒙先生发现,当今年轻人有一种特殊的状态,他把这称为“漂浮”状态,也就是毫无目标感。他们的研究发现,在12——22岁这个年龄段,仅有五分之一的人能够清晰表达他们“想要去哪里”、“在人生中达成什么样的目标”、以及“为什么”。其余的人,被归类为“疏离者”,对外界漠不关心;“空想者”,有一些梦想和幻想,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和尝试;“半吊子”,兴趣广泛活动很多,但都很短暂,没有一个连贯持久的目标。这些没有目标的年轻人其实并不开心。他们普遍感到空虚、焦虑甚至抑郁。

如果用现在的流行语,一个字就可以代表这种状态——“丧”。丧文化中的年轻人,觉得什么都无所谓,都不值得努力,既没有危机感也没有冲动,好像就打算让自己的生活一直慢慢地沉下去。现在也有些年轻人把这称为“佛系”。(真正要学佛,可是要比这个“佛系”辛苦得多!)这些也许反映了年轻人对现实的无奈和绝望:努力无用、前途无望。它深层的根源无非就是缺乏目标,以及由此引发的没有动机、不勤奋、不充实不快乐。在开篇提到的那个纪录片里,那个有很好的条件但却辍学的艺术生,导演说,她的各种折腾,好像就是一直努力在对抗那个巨大的敌人——“无聊感”!

孩子们是要思考大问题的

▲▲▲

如何帮孩子发展目标,以后会更加系统去写。这篇希望我们家长们首先要看到这个问题,意识到必要性。

我们和孩子的谈话中,要启发他们去思考大问题、关注大事情,比如理想、梦想、我打算怎样把世界变好、我真正想投入时间去做的事情是什么、哪个领域的事其实可以有更好的做法、我有兴趣去探索哪个领域、我想搞清哪些问题、我渴望能创造出怎样的东西来、我非常喜欢并擅长做什么事情……而不是我怎样能考入名校和爬到哪个阶层。我总说,所有那些看似目标的东西,考上好学校、进入大公司,都只是可能有价值的路标,不是目标!这可以是孩子眼下的短期目标,但是,不能让孩子们认为,这就是我们努力的全部目的!

能够成为长期目标的,往往是那些超越个人私利的事情。比如,把某个领域的研究向前推进,用某种方式帮助了他人、把世界变得更美好,开创了某种有益于人类社会的新型商业或社会模式。这样的目标,可以给年轻人带来动力,帮他们更加顺利专注地渡过青春期,让他们在遭遇逆境时具有较强的复原力,让他们感受到人生的幸福和意义……

我们这些70后80后的家长们,我们自己就是在社会变革进程中成长的。过去的人有儒家思想或者革命思想在他们的成长中起支撑作用。我们是在探索全新的个性化的目标体系。当然,也许很多人精神里的这部分内容,已经被现实中“务实”的拜金主义、精英主义和各种忙碌窘迫挤占得所剩无几。但这不意味着孩子们不需要这些。我们现在所做的,就是辅助他们,去探索他们这一代人所特有的人生目标系统。

愿我们和他们都能做得很好!愿我们都拥有丰盛的人生!

附:纪录片《出路》导演自述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上一篇:教育企业扶贫扶智 通过科技破解失衡难题

下一篇:重磅!两所新的大学要来了…

coldl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