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51zik.com

凉水泡馍的岁月!

崖下章冠中学印记:凉水泡馍的岁月

导语

对于任何一个崖下人来讲,不得不说,章冠中学像一个不太称职的母亲,这不能怪她,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,她已经做了一个母亲该做的事。

这位母亲像是一种岁月,从蜡烛油灯走向灯棍灯泡的岁月,从泥土校园走向水泥硬化的岁月,从茅草校舍走向混凝土结构的岁月。

我们是爱她的,尤其是对于在这所学校上过学的人来讲。现在,整整二十年过去了,三十三岁的我每每回忆起当时的一幕幕,总忍不住感慨万千。

那时,我才十三岁。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要从合坡村小学升入章冠中学了。母亲为我拆洗了被褥,父亲为我准备了学费,奶奶为我纳好了布鞋,爷爷为我购买了馍袋。

一切都准备停当。开学的那一天,村口站满了送孩子的人。听说有谁家准备开三轮车,人群开始骚动起来,大家都想蹭个车。果然,不一会,就听见“哒哒哒”的柴油声由远而近,停在了众人面前。

不由分说,谁的动作麻溜谁就能挤上车,挤不上的只能步行去学校了。幸运的是,妈妈紧拉着我的手,在众人的你推我攘下,侥幸坐上了车。

三轮车一路颠簸,风尘仆仆,将满实的一车人运到了校门口。下了车,很多人的腿麻了,有的跌跌撞撞依然快速地从车上拿上了铺盖卷,有的坐在地上蹬腿捶胳膊一时还缓不过劲。

校门外早就贴出了手写告示,鲜红的纸张上用粉笔写着有关学费、食宿以及分班的事项。关于分班,一直是我乃至父母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情。因为,按照成绩,我被分到了十四班。据传,十四班是“快班”,都是学习好的学生,而十三班和十五班是“慢班”,收罗的全是成绩差的学生。

那时候,大门口的门洞两侧才刚盖起了三间教室。安顿好我,母亲塞给我两元钱作为零花钱后就离开了。从此,我人生中第一次离家求学的日子开始了。

宿舍紧邻章冠下街街尾,分上下铺,清一色木床。由于床位有限,而学生又多,不得已,所有的床都紧挨在一起,形成了一条大通铺。平均下来,一个双人床要睡四个人。

去往宿舍的路很有趣,你需要穿过校园里的一排窑洞,走到一栋双层教学楼的旁边。旁边有一堵青砖院墙。院墙的旁边就是宿舍了。要想进入宿舍,你还需要穿过院墙与宿舍中间的夹道。夹道很狭窄,而且还有坡度,每逢雨天路滑,这里经常发生“溜人”趣事。

宿舍失过一次火,很大的火。据说,一位同学将蜡烛点在床头,走的时候忘记吹灭了。结果,一个宿舍的床连同被褥全被烧光了,甚至连窗户的玻璃都烧化了。幸好,宿舍里人都跑早操去了,不然,真不敢想象会出什么乱子。

当时,我睡在大通铺的中间。一天早上,我被一股异味熏醒了。刚准备掀被子,发现被子底下是湿的。一闻,一股尿骚味!后来才知道,睡在我旁边的那个兄弟居然还尿床!没办法,床位都是大家事先占好的,谁也不愿意换。不得已,我只能找了一块塑料布,包裹在我的被子下面。

学校不管饭,只有开水。说是开水,其实大多时候是不开的。因此,每周上学,我们都需要自备干粮。

母亲心疼我,每次回家,都会为我蒸几个糖包子让我带上。可是,放到宿舍后,我的糖包子总是莫名被偷。干粮被偷那我只能饿着。说实话,每个人的干粮都是有数的,一天吃几个馍馍,怎么吃,都是要安排好的。一旦上午把下午的干粮都预支了,那我到不了放假的那一天就会弹尽粮绝。老师是不会轻易给你批假的,尤其是你说没粮了。

每到开饭时间,同学们都排成了一队。长长的队伍直通向一个不大不小的锅炉。那是全校师生赖以为生的饮水来源。跑得快的,排在了前面,打上的水还冒着热气。而排在后面的,就只能是凉水泡馍了。

校园不大,同学们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围在一起,将各自从家里带的菜放到一堆,大家共同吃。一个罐头瓶子里装的是一个学子五天的菜,所以,吃菜也是有讲究的,跟谁吃、如何吃、一口馍夹几次菜,都是要分清楚的,不然,菜被提前吃完,你就只有啃干馒头了。

记忆里,妈妈每次给我带的炒土豆丝最好吃了。当然,经常跟我在一起吃饭的那位同学的胡萝卜丝也不错。每次要上学的时候,妈妈总是要专门为我蒸一次馍,炒一次菜,然后将炒好的菜装到一个罐头瓶子里,再用筷子使劲将瓶子里的菜压实,最后将盖子拧紧。我的装馍的包布料上满是大红色的花,像极了农村妇女头上的围巾。现在想起来,一个男孩子,背着一个大红花色的包,在那个青春懵懂的年代,也是挺有个性的。

分到“快班”的我并没有感受到“快班”与“慢班”的区别,至少,从教学设施上。

刚来学校,两个“慢班”的学生都搬进了门洞两边宽敞明亮的新盖的教室里,而我们“快班”的学生却只能在位于校园中间一排窑洞旁边的茅草教室里学习。一到晚上上自习时间,同学们都燃起了蜡烛,而教室房顶的横梁上,老鼠窸窸窣窣,有的还调皮咬架,灰尘不时落到我们的头上、桌子上。

后来,我们终于也搬到了新的教室里,教室位于两个“慢班”的中间。为了防止我的干粮在宿舍被偷走,我只好将馍袋拿到教室,挂到课桌外沿上。

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上语文课,女老师带着黑边眼睛,她是我们的班主任。她一边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,我的肚子一边不由自主地“咕咕”叫着。为了压制饥渴难耐的胃,我悄悄拉开馍袋的拉链,用手扣一小口馍趁老师不注意塞进嘴里。吃了几口,胃总算是得到了暂时的安慰。

一到夏天,天气炎热,袋子里的馍馍不到两天就会发霉。瓶子里的菜也会变质。然而,青春无知的我们哪管得了那么多,用衣服袖子擦擦那长着绿毛的馍馍皮,将发霉的菜用水涮涮,还能将就着吃。谁知,没过多长时间,我跟同学们背着馍馍袋走在上学的路上,刚走到半路,肚子就剧痛难耐,疼的我甚至直不起腰来。于是,赶紧走到临近的一个同学家,他妈给我倒了一晚开水,放了许多盐让我喝下去。我头冒冷汗,喝完盐水后,疼痛并没有减轻。无奈,同学他爸飞奔到我家,告诉了我父亲。父亲急忙赶来将我背到村里的医生那里。医生看完病情,说,这孩子肚子吃坏了,得了急性肠胃炎,打几针就好了。

自此,夏天的时候,妈妈或者爷爷总是要给我送几次干粮,风里雨里,从不耽误。

那时候,学校教体育的一个男老师特别喜欢打人,是那种往死里打的狠角色。我们都很怕上他的课。无论男女,他都不会手软。

我清晰地记得,那次上体育课,不知谁把他惹毛了,他怒不可遏,让我们站成一排,一个一个做俯卧撑给他看。轮到我了,由于体力不支,他用脚狠狠地将我踹翻在地,我刚站起来,他又踹翻我,吓的我腿一直在颤抖。而他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继续对别的同学使用武力。

说实话,现在想来,我们并不恨他。因为是他,让我们变的更加强壮;是他,让我们感受到了老师的威严;是他,让我们不敢在上课时开小差;是他,让我们对章冠中学有了特殊的情感。

有意思的是,在章冠中学上完初一后,由于学习比较好,父亲便决定让我转学到襄汾的一个私立中学。虽然那个私立学校伙食相当好,教学环境与质量也不错,在那里也发生了许多动人的故事。但是,章冠中学的印象无论何时,都不可能从我的记忆里消失。

不仅如此,我想,很多在章冠中学上过学的人都会对她有一种浓浓的特殊情感。虽然很多人已经走向社会,成家立业。逢年过节,回家路过那所久违的学校,仍然会让人心有所触。

现在的章冠中学已经翻修一新,学校的大门楼也高大宏伟,操场也变的更大了,尤其是紧邻的下街也更繁华热闹了。不知道现在的学校里是否学子们还是要自备干粮?但愿他们能够在饮食上和教学质量上有一个更大的飞跃。

章冠中学,一代人心中永远抹不去的回忆,一代人心中永远激荡的青春。

END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上一篇:2020河南省中小学社会实践教育基地拟认定名单公示

下一篇:酷!学姐开叉车帮大一新生运行李

coldlar